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十堰民生 > 正文

湘西散人王

时间:2020-08-20 08:23:22 来源:十堰新闻网 阅读:

  疏离

于是,我们重又走在了古商城哐啷作响的青青石板街上。只是背部微驼的婆婆脚步已不复矫健,而岁月早已风干了她那曾经青春滋润的红颜。余家冲那巍峨幽深的窨子屋显然已无从接纳我们,我们只得不太情愿地搬到了母亲任教的中山路学校的大梧桐树下。一间平房不够住,大哥又带着二哥在旁边搭了一爿偏厦。屋顶铺的是密不透风的油毛毡,年近七旬的婆婆主动要求并坚持己见将两尺残躯交付给这一爿一年四季演奏着风声雨声的别样空间。她鼻翼右下方无端长出来的那颗痣仿佛变得更大了。好奇的我曾伸手摸过一次,软乎乎的,颇具弹性,既好玩,又有些恐怖。当其时也,一街派出所萧所长顽皮的独子萧四毛正好在母亲班上就读二年级,岀于对人民教师的尊敬和对我们家坎坷命运的深深悲悯,一脸严肃的人民警察萧所长于是在成百上千的回城大军中毫不犹豫地大笔一挥,率先为婆婆和我办妥了户口迁移手续。洪江是一座有着近千年悠久历史的古商城,380多栋明清古建筑诉说着她曾经的辉煌。数百年来,不知有几多南来北往的商人政要在洪江成就了他们的人生梦想,一出又一出饶有趣味的财富故事与江湖传奇曾经在这儿上演。鼎盛时期,全国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省份在洪江设有票号及会馆。一个包袱一把伞,跑到洪江当老板!
  作别犹穿开裆,归来已是少年。我出生在高大幽深的窨子屋里,洪江许多横街侧巷均盛装过我总角之龄无忧无虑的朗朗笑声,我熟悉沅江巫水边奋力抓鱼的每一只鸬鹚,我记得大米厂河边横陈竖列的每一块木排,我在夏天无数次牛饮过沁人心脾的嵩山枫泉。一场突如其来的政治风暴,却让我童稚无邪的笑声嘠然中断,永远定格在1969年那个飘满白雾的晦暗清晨牵着婆婆苍老的衣角登上木船,眼看着送行母亲泪眼朦胧的面影渐次远去变小,离开洪江古商城的时候,我尚不足六岁!洪江留给我的印象是新鲜的,又是陌生的;是清晰的,又是模糊的。新民路还是那条新民路。塘坨市场依然人声鼎沸,参差错落摆在地摊边的箩筐中竹篮里依然塞满了各种奇怪的山货。密岩尖、老鸦坡、歌诗坡依然高高耸立。大湾塘、回龙寺的排工号子仍旧响遏行云。劳动饭店、沅水饭店仍旧天天高朋满座。打船冲、木栗冲、牛头冲仍旧扑朔迷离、庭院深深。街头的高音喇叭仍旧会定时催人起床播放早操音乐,播报社会新闻,只有在大城市才会出现的公交车、洒水车仍旧在街上来回穿梭,反复哼唱着那首不老的歌谣
  回归1977年高考恢复。大多数在农村的知识青年和我大哥、姐姐一样迫切希望尽快回到故乡去。1978年10月1日,中央承诺过去下乡的知识青年全部可以回到故乡城市并根据各地情况予以安排工作。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胜利召开。1978年12月16日,《中美建交公报》发表了!它的发表,标志着中美隔绝状态的结束和关系正常化进程的开始。双方决定自1979年1月1日起互相承认并建立外交关系。1978年,我在洪江一中夏铭高老师班上读完了初中的最后一个学期。当时每所学校都设有文艺班,成绩好的学生大多醉心直接考中专更早参加工作,为家庭减负。毕业前,我和同学王喜洪一道参加了湖南省艺术学校的招生考试。会翻跟头的他报考的是京剧专业,吹得一手好笛子的我报考的则是民乐专业。那一年,我正好十四岁。

  红尘最欠是时间,钱币能赊岂堪还。

  莫令光阴蹉跎过,鲜花凋蔽变容颜。

  庚子年仲夏之夜于中国作家第一村百瑞轩

(责任编辑:十堰)